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知明案例 > 刑事訴訟 >
金某龍公司海關處罰走私違法行政糾紛案

  “無中生有”提示公權腐敗現象

  “敲山震虎”解困“金某龍走私案”

  案情回放:

金某龍公司海關處罰走私違法行政糾紛案

  眾所周知,深圳經濟特區早年的快速發展,離不開依托香港這一得天獨厚的地緣、人緣優勢和改革開放的先行政策而蓬勃發展的來料加工貿易。

  早先,來料加工貿易,是一種引進外資、發展外向型經濟的新形式。具體來說,就是由外商提供全部原材料、輔料、零部件、元器件、配套件和包裝物料,必要時提供設備;再由承接方加工單位按外商的要求進行加工裝配,成品交外商銷售,承接方收取工繳費,外商提供的作價設備價款,承接方用工繳費償還的業務。這對于委托方來說,是利用承接方的勞務,降低產品成本,對于承接方來說,則是以商品為載體的一種勞務輸出。

  由于來料加工貿易有著“合同備案——料件保稅進口——加工生產——復出口——核銷”的繁瑣而復雜的運作程序,所以,這一領域很容易滋生走私犯罪。這一領域的走私犯罪除了具有一般走私的特征外,還往往出現走私時間“前推后移”的顯著特征:走私行為可先于進出口行為,如備案環節;又可發生在進出口后,如合同核銷環節,由此引申出偽報、假核銷、擅自內銷保稅貨物等各種各樣的走私手法。

  2008年以來,受美國“次貸”引發的市場疲軟和國內宏觀調控的影響,來料加工貿易企業獲利空間明顯減少,在經營困難的環境下,不少來料加工企業倒賣保稅原料、生產設備,甚至變賣設備后卷款潛逃的情形不斷出現,使得國家稅收大幅流失,擾亂了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可以說,目前,來料加工貿易領域成為走私犯罪的重災區,占到走私案件總數的近八、九成,并呈現單位犯罪案件數量多,犯罪手段多樣性,偷稅、逃稅金額較大等特點。

  對此,廣東省各地海關加強了防控來料加工貿易走私犯罪情況的措施力度。

  譬如,嚴查并嚴懲“三來一補”企業利用加工貿易合同手冊免稅進口保稅原材料后在國內倒賣,或加工成半成品、成品后再倒賣,然后采取假轉廠、假出口等手段平衡合同手冊,騙取海關核銷的行為。

  此外,對借助加工貿易企業名義、利用來料加工手冊將實際為一般貿易的貨物虛報成來料加工保稅貨物,從而達到走私目的偽報貿易性質行為;成立“三來一補”企業,專門倒賣合同手冊指標牟取非法利益的“借殼”走私等行為,加以嚴防嚴處……

  實在地說,大多數來料加工貿易企業的走私犯罪活動,都離不開個別涉嫌貪腐的海關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的放縱,甚至配合。

  因此,不乏個別利令智昏的海關工作人員,由于企業經營者的“不通人情世故”、“不主動配合調查”,而借著“嚴查、嚴懲”的名義,人為地給一些進行正常的生產經營的來料加工貿易企業扣上“涉嫌走私”的帽子,扣押進口的料件,進行超出企業承受能力的經濟處罰,造成這些企業生產經營的困境,甚而幾乎倒閉!

  2010年7月,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某龍公司”)就不幸地遭遇了省內某海關(以下簡稱“某海關”)的嚴懲:

  某海關先是查扣了金某龍公司進口的一批IC芯片,進而又以金某龍公司一直偽報價格為由,認定該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

  為了能夠正常地維持生產和經營,在某海關相關調查人員的提示下,金某龍公司不得不向某海關交納了人民幣50萬元的保證金,意圖讓其置換放行因報錯型號而被扣押的88215個IC,不料,保證金交了,可被扣押的88215個IC,某海關卻仍然不肯退還!

  盡管金某龍公司從2010年7月中旬到2014年4月初一直不停地向某海關提交申訴資料,要求聽證,進行陳述,反復交涉,始終未得有效解決。

  2014年4月22日,某某海關對金某龍公司下達了《某關查決字[2014]A03XX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沒收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的88215個IC和追繳走私貨物等值價款人民幣890844.23元!

  這簡直是要置金某龍公司于死地了。

  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2014年9月,金某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先生慕名前來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求助于汪騰鋒律師團隊,希望我們知明律師能給他們公司提供強有力的法律幫助,他們要依法維權!

  我們接受了金某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先生的委托后,先是由助理律師做好搜集證據等基礎工作,接著代理金某龍公司對某海關依法提起行政訴訟,與其對簿公堂,尋求公正!

  說實話,從表面的證據上看,某海關依據這些證據主觀認定的結論并非妄斷,這對金某龍公司非常不利。但我們以自己多年與各職能部門打交道的經驗判斷,某海關之所以緊緊咬住金某龍公司的一點報關錯誤不放,并且還小事化大地判定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決不僅僅完全出于維護國家利益,如表面呈現出來的那樣公正。這種從重處罰更深處的原因也許不排除由于金某龍公司一直中規中矩、老老實實地生產、經營,沒讓某海關個別人員得到任何“好處”吧?

  于是,我方律師在庭審該案時,沒有過多地對某海關認定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的錯誤進行論辯,而是列舉了媒體輿論報道或披露的個別海關貪腐案例,指出海關工作人員失職瀆職偶有發生,結合本案中某海關對金某龍公司來料加工貿易出口貨品長達近4年的扣押、重復扣押保證金后仍拒不退還貨物、并處罰追繳巨款等事項的處理方法,明顯可以看出,某海關個別行政執法人員可能涉嫌人情枉法而對原告消極執法、令原告蒙受巨大損失,卻使之演變成所謂“偷逃稅”案。因此,我方請求人民法院就某海關個別人員可能涉嫌的執法瀆職、失職過錯和責任,向某海關制發司法建議書,予以嚴肅追究!

  我方的這種“無中生有”的要求,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相關海關工作人員心知肚明:這場官司再打下去,兇多吉少,如果本案處理不當,很可能牽連引發出案件糾紛的背后內幕,搞不好會牽連出其他行政管理中的事非問題,遭到法律追責。

  于是,在主審法官的協調下,某海關方面最后只得同意與金某龍公司庭外和解,保證了雙方的體面收場。

  案件的原委是:上世紀80年代末,在山東一所大學里專攻理工科、畢業后成了一名機電工程師的王先生,應聘南下來到了深圳市一家港資企業從事技術管理與服務工作。

  這家港資企業長期與美國迪某尼等一些享有國際聲譽的大客戶合作,為它們生產、加工各類電子玩具。在工作過程中,王先生與幾家外方客戶建立了友好的個人關系。

  在2008年席卷全球的的金融危機中,很多公司被迫停止生產和運行。無數企業人才和技術人才只能憑借自己的力量闖出一條血路。

  王先生供職的那家港資企業也沒能逃過金融危機帶來的厄運被迫關廠息業,而王先生考慮到自己擁有的專業技術特長與常年積累的客戶資源,于是決定自己成立一家企業,接續原有客戶的業務,開始自己艱難的創業歷程。

  2009年9月,經過半年多的籌備工作,王先生自己創設的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終于誕生了。

  金某龍公司主要是定向為美國PIL公司生產兒童發聲的帶圖片的音樂盒,生產這種音樂盒產品所使用的IC(集成電路),由美國公司向臺灣廠商購買后直接供給金某龍公司,再由金某龍公司代為加工或組裝成發聲音樂盒產品后全部出口。

  金某龍公司甫一成立,為了便于開展來料加工業務,隨即就向某海關提交了申請《海關加工貿易手冊》的報告。但直到2010年11月,金某龍公司才拿到了第一本《海關加工貿易手冊》,在《海關加工貿易手冊》從申請到批準的一年多的等待時間里,金某龍公司只能以一般貿易形式在某海關報關進口IC芯片零件。

  2010年7月9日,金某龍公司在報關進口第16批IC時,由于報關員將這批IC的型號“MX25L8006EM1I-12G”錯寫為“MX25L8006EM11-12G”(“I”錯寫成了“1”),某海關人員即刻查扣了金某龍公司的這批IC芯片,進而又以金某龍公司一直偽報IC芯片價格為由,認定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

  之后,雖然金某龍公司多番反復向某海關進行交涉申訴,卻一直未獲得公正的處理。

  從2010年7月起到2014年4月下旬某海關作出處罰決定的長達近4年的時間里,金某龍公司多次通過提交申訴、要求聽證、陳述公司經營情況的方式,與某海關反復交涉,希望能盡快地收回被扣押的88215個IC芯片,以免耽誤外國客戶的交貨日期,造成違約,為此,在某海關相關人員的提示下,金某龍公司還向某海關繳納了人民幣50萬元的抵押款作為置換這第16批出口IC芯片的保證金,可某海關始終置之不理!

  就這樣,金某龍公司以各種途徑求情伸冤,均未獲得某海關的公正處理。

  最終,某海關仍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某關查決字[2014]A03XX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沒收金某龍公司IC88215個和追繳走私貨物等值價款人民幣890144.23元。

  其實,作為一家從事來料加工貿易業務的企業,金某龍公司早已將此前15批進口的IC芯片零件,完全用于加工組裝成品并全部出口(某海關在《行政復議答復書》中,也已確認該事實)了,按理說,金某龍公司依法可進行退稅,根本不存在所謂利用低報價格偷逃稅款的主觀動機與客觀基礎。

  同時,金某龍公司作為一家代加工的貿易企業,是無法準確地獲知屬于商業秘密的外商提供的涉案型號IC的真實成交價格,在免稅的《海關加工貿易手冊》久久未獲批準的情況下,為了盡量少一點積壓經營資金,所以自然會以快遞保價金額或市場較低估價進行海關申報,這實屬無奈之舉,顯然并非主觀故意的走私行為。加之,某海關工作人員的官僚作風和涉嫌人情枉法,故意拖壓延宕批復《海關加工貿易手冊》,才最終造成了金某龍公司以一般貿易形式在某某海關報關進口生產經營所需要的IC芯片。

  正是某海關有關工作人員的不良工作作風和心態,才導致金某龍公司陷入表面被動實則冤屈的困難境地。

  金某龍公司在接到了某海關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的某關查決字[2014]A03XX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看到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沒收金某龍公司IC88215個和追繳走私貨物等值價款人民幣890144.23元”的決定后,忍無可忍,決定拿起法律武器,向某海關討個公道。

  2014年9月,金某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先生親自來到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請求汪騰鋒團隊律師為他們提供法律幫助!知明律師接受王先生的委托后,依法向某海關提起了行政訴訟!

  基于當事人王先生的信任和要求,汪騰鋒律師承諾親自出庭幫助金某龍公司進行庭審訴訟工作。

  在法庭進行庭審的過程中,我方律師不僅強調某海關提供的案情事實錯誤和委托方金某龍公司及其法人王先生的冤屈,更指出某海關執法行為中的故意錯誤與執意違法,這些故意錯誤與執意違法的執法行為,給遵紀守法經營的合法民營企業造成極大的經營困境,是與黨中央及省市各級政府要求的海關為外貿企業發展“保駕護航”的作用大大相悖的。

  庭審中,我方著重指出,從某海關拖延批復金某龍公司申請的《海關加工貿易手冊》長達一年多時間;到僅僅因為“I”誤寫為“1”的小小差錯,就不容申辯、不聽解釋地扣押了亟待裝配并出口的88215個IC,甚至當金某龍公司按照某海關人員的提示,交納了人民幣50萬元的保證金置換這批IC產品,某海關仍不善意地繼續扣押這批IC直到現在還不予以返還;再到罔顧事實地主觀判定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下達“沒收金某龍公司IC88215個和追繳走私貨物等值價款人民幣890144.23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這么嚴厲的處罰擺明是要置金某龍公司于死地……

  從這些執法行為來看,某海關相關工作人員已然不是正常的執法,幾乎涉嫌人為因素左右的惡意執法。聯想到社會上偶見曝光的海關工作人員人情枉法,甚至涉貪涉腐的行為,我方認為,某海關個別執法人員對金某龍公司的這些執法行為難以排除存在人情枉法、刻意刁難之嫌……

  我方律師合乎情理法理的論述,得到法庭默認,某海關出庭人員也感到了壓力。最后,在主審法官的竭力協調下,某海關被迫同意庭外和解。

  最后,某海關撤銷了對金某龍公司的錯誤處罰決定,歸還了全部被扣押的88215個IC和50萬元人民幣的保證金;而我方金某龍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先生也及時地撤銷了對某海關的行政起訴。雙方達成實質性的庭外和解,從而圓滿地結案了!

  本案庭外和解結案后,當事人金某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先生為表達自己滿腔的感激之情,特地訂制了一面超規格尺寸的巨大錦旗,前來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向汪騰鋒律師團隊贈旗感謝,這面錦旗上寫的是“行政訴訟不畏難的勇士,用法律伸張正義的典范”,這評價無疑是發自其肺腑的。

  代理藝術:

  在代理“金某龍公司走私及偷逃稅款違法行政處罰糾紛案”時,我方之所以能將一直很強勢的國家行政機關——某海關逼和,是因為作為原告金某龍公司的代理人,我方律師在庭審中著重強調并有力辯析了金某龍公司事實上不存在走私主觀意圖與走私的客觀行為。

  我們首先分析道:金某龍公司成立之初就定位為來料加工貿易企業,原材料進關不出海關監督區就加工制作成成品出口返銷到美國,因此,其客觀上不具有走私的前提條件。此外,由于來料加工的貿易企業依法不涉及繳納進出口稅的問題,所以,金某龍公司主觀上無須規避或偷逃海關稅款。

  金某龍公司之所以被某海關以所謂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之名進行嚴厲的處罰,完全是因為某某海關工作人員的官僚作風,長時間拖延批復其申請的《海關加工貿易手冊》所致。不排除個別執法人員私心作祟。

  其次,我們明確地指出,金某龍公司成立時就申請《海關加工貿易手冊》,竟然被某海關人為拖延長達一年之久不予審批,逼得金某龍公司只得暫時先用一般貿易方式申報進口,待手冊審批后再申請退稅。于是,一個本不應繳納任何海關進出口稅的企業竟被迫含冤抱屈地暫時先繳納關稅。

  根據已查明事實,金某龍公司在被查之前的15批進口IC都已用于生產并加工出口,也根據已交稅情況依法進行了出口退稅。金某龍公司在未取得《海關加工貿易手冊》前一直以一般貿易形式進行申報,恰恰表明金某龍公司一直在接受海關監管,并按申報價格進行報稅,根本沒有任何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的主觀意圖!

  某海關對自己的工作失誤絲毫不進行反思,反而又“以涉嫌走私,進出口關稅繳納不實、少交,涉嫌偷逃部分關稅”而對金某龍公司加以不公正的處罰!這是典型的人為制造的冤案!這冤案導致金某龍公司陷入生產經營的困境,幾乎倒閉!

  某海關個別執法人員人為枉法使得一個守法經營的來料加工貿易企業無法生存下去,這是某海關的無良和失職。其深層根源可能與社會上屢屢曝光的海關貪腐黑幕撇不開嫌疑,個別海關執法人員,涉嫌私利未遂,刻意刁難并拖延金某龍公司合法證件的審批,從而造成冤假走私錯案產生!

  盡管對某海關判定“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的結論有所質疑并做出了“個別海關執法人員涉嫌私利未遂,刻意刁難并拖延金某龍公司合法證件的審批”的推論,但這畢竟不是鐵證,在法庭辯論時,不足以直接說服主審法官,于是我方在開庭前就充分“醞釀”好了法庭論辯方略。決計以社會上偶有發生的大量海關涉貪案件結合本案明顯而且典型的不正常行為,指證海關個別人員消極執法故意拖延《海關來料加工貿易手冊》的審批,從而造成原告方無辜遭受“涉嫌走私逃稅”案的冤屈發生。雖然基于“無中生有”的策略,但根據這一合乎邏輯的事實闡述,提出建議法院應該制發司法建議書,建議審查追究作為行政機關的某海關個別人員執法過程中存在主觀瀆職錯誤的行政或法律責任!

  這一具有震撼性的代理意見,以鐵的客觀事實和符合情理的邏輯推論,最終從內心說服了庭審法官,更震撼了某海關出庭人員!在此種情形下,是非對錯、合法非法,公正冤屈不判也已大白于天下了!因而,法庭也不便再生偏袒之意,某海關方面此時也已然是心知肚明:此種情形,此種局面,強撐下去,兇多吉少,勝算小敗算大。最后,某海關方面只得同意在法官協調下與金某龍公司私下庭外和解,雙方及時握手言和,體面收場。被告某海關做出自我糾錯,終于為金某龍公司無辜背上的“涉嫌走私和偷逃稅款”的污名進行了正名。

  結案啟示:

  但凡是行政訴訟案,行政機關的行政行為存在這樣那樣的瑕疵或錯誤,執法不規范都是屢見不鮮的普遍現象。

  上述行政糾紛訴訟案中,作為弱勢的民方私企能再次獲勝,同樣是汪騰鋒團隊律師作為原告代理律師恰當地運用藝術性的訴訟技法與法庭博弈技巧的結果。在法庭上,我方充滿感情地強烈抨擊時下人人喊打的人情執法腐敗惡習,喚醒司法人員的道德良知,讓司法人員充分感受到本案中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冤屈受罰完全是無辜的,是某海關個別執法人員強權突破普遍認知的道德底線、違法執法的錯誤結果,由此來喚醒審案法官的同情心,正義感,使其從內心認同此案行政錯誤必須糾正、必須制止!

  正因為如此,經審案法官庭下協調施壓,被告某海關也識時務的知錯認錯,同意私下主動糾錯,與原告達成諒解與和解。

  本案最終以某海關主動撤銷錯誤的原行政處罰決定,重新做出適當的妥協性處理意見以及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撤回對某海關的行政起訴,達成庭外和解結案,雙方皆大歡喜收場。

  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歷盡艱辛,取得實質性的勝利,看似順理成章的結果,實為兵法智斗的成果……

  一般的情況下,面對該案,大多數情況下可能按常規訴訟技法,僅僅就事論事地針對某某海關的行政處罰程序是否恰當合法,事實是否真實準確而進行論辯對錯,如此思維訴訟,即使完全地嚴謹規范,也十有八九會以原告方金某龍公司敗訴為終結。因為,從表象上看,原告方金某龍公司確實存在著與法定的普通一般貿易相比少交了一部分進口稅款的問題。

  本案如果不用藝術性的訴訟手法,將論辯重點跳出狹隘的表象上的是非對錯范疇,而從真實上的公平正義情節進行揭示,闡述論辯,則無論如何金某龍公司在法庭上是不太可能打贏某某海關的,單就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逃稅的表象證據判斷,金某龍公司提起的行政訴訟是會必敗無疑的!

  本案庭審中,如果按常規訴訟技法與對方糾纏金某龍公司是否構成“走私逃稅”,而不是藝術性的避開金某龍公司涉嫌走私逃稅的表象,狠抓猛揪某海關個別執法人員涉嫌人為意氣地濫權并惡意執法的公開違法錯誤事實——既扣押生產經營急需的進口貨物,又重復扣押用于置換貨物的保證金50萬元,從而突顯某海關非法強加于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雙重法律責任這一明顯違法錯誤,則很難起到向被告施壓的作用;如不由此順勢推導出個別執法人員違法濫權涉嫌枉法的隱情,則更難爭取到法官的認同。

  假如,不大膽巧妙地將某海關個別工作人員人為地拖延《海關加工貿易手冊》審批的事實,與海關這一權力機關在社會上常見的人情執法行為等加以關聯痛批,再與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雖表面上有所違規,實質合法卻遭受冤屈形成對照,揭露本案糾紛實質,則本案便無從獲得法官內心的同情和理解,更無從獲得法官的誠意幫助,竭力協調并迫使被告某海關自愿糾錯和解。

  在“官官相護”、“小錯不糾” 、甚至“大錯也難糾”的思想仍然充斥于社會各個角落的今天,在官民對壘的行政訴訟中,在法律博弈的民告官案件中,如果代理律師沒有高超的訴訟技藝,而是僅僅采用常規的訴訟技法,單從僵化的法條規定進行案件證據上的辯論,是很難民贏官敗的。畢竟,行政機關與司法機關之間抬頭不見低頭見,大家都是體制系統內的,總會自然的惺惺相惜吧。再說,誰讓你原告表面上確實有錯誤瑕疵“把柄”被海關抓住、揪住、而“依法”處罰呢?!

  本案中,金某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先生在歷經長期抗爭走投無路中求助于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知明訴訟藝術研究中心,獲得汪騰鋒律師團隊精準高效的法律幫助,不僅迅速解除了錯誤法律責任,擺脫了生產經營困境,還輕松化解了“官民矛盾”,理順了生產經營政策環境,促進了金某龍公司健康發展。不失為一段幸運的經歷,也可以說是苦盡甘來的結果吧。同時,本案更成為藝術訴訟技法的又一經典案例。

  附:金某龍公司行政糾紛案相關材料

  訴訟前原行政處罰決定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X海關

  行政處罰決定書

  某關查決字[2014]XXXX號

  當事人:深圳市金X龍科技有限公司 企業代碼:4453XXX

  地 址:深圳市寶安區XXXXXX

  2010年7月9日,當事人持進口報關單(NO.02100XX),以一般貿易方式向海關申報進口集成電路一批,共101117個。經查,該批集成電路申報型號為“XXXX8006EM11-12G”,實際型號為“XXX8006EM1I-12G”,實際型號與申報不符。另當事人自2010年5月21日至2010年7月16日期間,共計以一般貿易方式申報進口集成電路16票次,偽報價格。經核定,該案應納稅款208304.28元,偷逃稅款180049.43元。

  以上事實有書證、物證、當事人陳述等為證。

  當事人于2011年11月29日對我關已送達的X關查告字(2011)XXX號《行政處罰告知單》提出聽證申請,深圳XX緝私局法制二處于2011年12月26日受理聽證申請,并與2012年1月11日舉行聽證會。經聽證認為:本案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處罰適當、程序合法,維持原告的處罰決定。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七條第(二)項、第九條第(三)項及第五十六條的規定,決定:

  1、對于2010年7月9日進口的集成電路,沒收與偷逃稅款占應納稅款比例相對應的走私貨物IC88215個;

  2、對于沒法沒收的15票走私貨物,追繳偷逃稅款占應納稅款比例相對應走私貨物的等值價款人民幣890844.23元。

  當事人應當自本處罰決定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六條、第四十八條的規定,履行上述處罰決定。

  當事人不服本處罰決定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第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九條之規定,可自本處罰決定書送達之日起60日內向深圳XX總署申請行政復議,或者自本處罰決定書送達之日起3個月內,直接向XXX人民法院起訴。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到期不繳納罰款的,每日可以按罰款數額的百分之三加處罰款。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第九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六十條的規定,當事人逾期不履行處罰決定又不申請復議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海關可以將扣留的貨物、物品、運輸工具依法變價抵繳,或者以當事人提供的擔保抵繳;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2014年7月4日

  行政起訴狀

  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X

  地址,深圳市寶安區XXXXXX

  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XX海關

  法定代表人:XX

  地址:深圳市XXXXX聯檢大樓

  訴訟請求:

  1、判決撤銷被告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的X關查決字[2014]A0XXX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2、判決被告退還被扣押的88215個IC和已收取的保證金人民幣50萬元;

  3、判決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事實與理由

  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主要為美國PIL公司生產兒童發聲圖書音樂盒,生產音樂盒產品使用的IC(集成電路)由美國公司向臺灣廠商購買后直接供給原告,原告代加工成發聲音樂盒產品后全部出口。原告在公司成立后,為便于開展進料加工業務,即向海關申請《海關加工貿易手冊》,但直到2010年11月原告才取得第一本《海關加工貿易手冊》,在此期間,原告只能以一般貿易形式在XX海關報關進口IC。

  2010年7月9日,原告在報關進口第16批IC時,由于報關員將IC型號“MX25L8OO6EM1I-12G”錯寫為“MX25L8006EM11-12G”,被告查扣了原告的該批IC,進而又以原告一直偽報價格為由,認定原告走私和偷逃稅款,并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X關查決字[2014]A03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沒收原告IC88215個和追繳走私貨物等值價款人民幣890844.23元。在海關調查人員的提示下,為爭取被告放行因誤報型號被扣押的88215個IC,原告于2010年向被告交納了人民幣50萬元的保證金。

  實際上,原告將IC型號中的“I”錯寫成“1”,純屬筆誤,被告在《行政復議答復書》中也將涉案IC的型號錯寫為“MXIC25L8OO6EM1I-12G”,并且在涉案IC的型號“MX25L8OO6EM1I-12G”中“I”僅僅代表生產加工時的溫度范圍,錯寫為“1”并不會影響到海關監管和貨物的進口稅率。另一方面,關于所謂的原告通過偽報價格走私偷逃稅款問題,原告的行為充其量只能是“申報不實”問題,而不是為逃避監管偷逃稅款的故意偽報價格走私行為。原告作為一家從事進料加工業務的企業,已將前15批進口的IC用于生產并加工出口(被告在《行政復議答復書》中也已確認該事實),原告依法可以進行退稅,原告不存在利用低報價格偷逃稅款的必要和基礎。同時,原告作為一家代加工企業,也無法準確知道屬于商業秘密的涉案IC的真實成交價格,所以原告以估價進行海關申報實屬無奈之舉,并非故意的走私行為。

  原告認為,被告作出的X關查決字[2014]A0XXX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原告存在走私行為沒有事實依據,適用相關法律對原告進行處罰顯屬錯誤,必須依法撤銷。被告錯誤扣押的原告涉案貨物和收取的保證金應當予以退還。原告作為一微小企業,本已生存艱難,現又面臨承擔巨額處罰之風險。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原告申請了聽證,依法進行了行政復議,但被告仍堅持原處罰決定。為此,原告依法提起行政訴訟,懇請法院據實依法判準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此致

  深圳市XX人民法院

  具狀人:深圳市XXX科技有限公司

  2014-9-4

  基本代理思路

  1、原告申報價格出現誤差不屬于法定的主觀故意走私行為,而是客觀申報不實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涉案決定書認定原告走私屬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錯誤

  原告不具有走私行為的具體行為形式。原告申報價格出現誤差屬于客觀申報價格不實,而非故意偽報價格,主觀上不存在逃避海關監管的故意,而是客觀上申報當時不能了解涉案IC的真實價格,只能估算價格,案發后美國公司才提供所謂的形式發票價格,原告至今不清楚屬于第三方商業秘密的涉案IC的實際成交價格。

  原告不具有走私行為偷逃稅款的主觀目的。根據已查明事實,原告前15批進口的IC用于生產并加工出口,原告根據已交稅情況依法進行了出口退稅。原告不具有利用低報價格偷逃稅款的必要和客觀可能。原告一直以一般貿易形式進行申報,恰恰表明原告一直在接受海關監管,并按申報價格進行報稅。

  2、關于本案發生的復雜原因:

  海關拖延為原告核發《海關加工貿易手冊》,致使原告屬于“來料加工”的料件只能以一般貿易形式進行申報,原告不得不繳納本不應繳納的關稅。

  原告作為一小微企業努力開展國際貿易,由于國際貿易的復雜性,原告不可能知道屬于第三方商業秘密的涉案IC的實際成交價格,原告不得不以估算的價格繳納本不應繳納的關稅。

  被告無視法律規定的故意走私逃稅行為和違反海關監管規定行為的主觀惡性的區別,走私行為的外在表現肯定違反了海關監管,但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并非都是走私行為,原告申報價格不實行為即是不構成走私行為的違反海關監管規定行為。被告機械套用法律條文進行錯誤定性和處罰,違背了罰當其罪的立法本意和宗旨。導致原告為維權進行了長期不懈的抗爭。

  3、關于本案的處理:

  應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15條規定的“申報不實”情形實事求是地處理本案;原告作為一生存艱難的微小企業,實在不能承受巨額處罰之痛,撤銷被告的錯誤處罰決定,退還原告被重復扣押的貨物和已交納的50萬元置換保證金,減少民營企業在發展道路上的種種羈絆,利國利民!

  訴訟和解后重新制發的行政處罰告知單

  中華人民共和國XX海關

  行政處罰告知單

  XXX字〔2015 ] A00105號

  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

  經我關調查,你單位有以下違法行為:

  2010年7月9日,金X龍公司以一般貿易方式申報進口集成電路一批共101117個。經海關查驗,該批集成電路申報型號為MX25L8006EM11-12G,檢驗報告顯示實際型號為:MXIC25L8006EM1I-12G,實際型號與申報不符。該批貨物向海關申報進口價格為0.035美元,實際進口價格為0.28美元,申報進口價格與實際進口價格不符,涉嫌故意偽報進口價格,構成逃避海關監督,偷逃應繳稅款的走私行為。經海關計核,共計偷逃稅款人民幣32778.64元,

  另,你公司自2010年5月21日至2010年7月9日期間以一般貿易方式以走私進口貨物共計15票,申報進口貨物價格與實際進口價格不符,涉嫌價格申報不實,構成違法海關監督規定的行為。經海關計核,共計漏繳稅款人民幣151450.06元。

  以上有旅檢現場查驗記錄,扣留決定書及清單,金銀珠寶首飾鑒定評估報告、海關稅款計核證明書及清單、查問筆錄、當事人提供情況(陳述)記錄表等為證。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第八十二條(一)項、第八十六條(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第三十一條之規定,現擬對你公司重新作出以下處理意見:

  1、撤銷原“XXXX【2014】A03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退還你公司繳納的保證金50萬元;

  2、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七條(二)項、第九條第一款(三)項之規定,決定:沒收你公司2010年7月9日走私進口的集成電路101117個;

  3、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決定:追征其余15批次貨物的漏繳稅款151450.06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之規定,你(單位)如對上述告知的事實、理由和依據有異議,可于本告知單送達之日起3日內向我關書面提出申辯或陳述意見。逾期,視為放棄申辯、陳述權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四十九條的規定,你(單位)對上述告知的事實、理由和依據有異議,可以要求舉行聽證。如要求舉行聽證,應于本告知單送達之日起3日內書面向我關提出申請。逾期,視為放棄要求聽證的權利。

  深圳市某某海關

  2015年2月2日

  廣東省深圳市XX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書

  ( 2014)XXX行初字第52號

  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寶安區福永街道新和同富裕工業區XXXX。

  法定代表人王X,系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曹廣輝,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汪騰鋒,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XX海關,住所地深圳市XXXXX聯檢大樓。

  法定代表人彭X,系該關關長。

  委托代理人牛X,系該關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黃X,系該關工作人員。

  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不服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XX海關監管行政處罰一案,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在審理過程中,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4月9日自愿向本院提出撤訴申請。

  本院認為,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自愿向本院提出撤訴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一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十)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準許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撤回起訴。

  本案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減半收取,由原告深圳市金某龍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審判長 張 X

  審判員 王 X

  代理審判員 XX

  二O一五年四月九日

  書記員 袁 X

  節選自:汪騰鋒著作《律師智勝——藝術訴訟法經典案例解析》。


其他新聞

法律問題咨詢電話:18026954446
公司名稱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石廈北二街新天世紀商務中心A座1002室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8-2025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8-2025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全國咨詢電話:18026954446?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石廈北二街新天世紀商務中心A座1002室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上证指数走势图